青岛新闻网生活在线

天黑得很慢

admin 2022年05月03日 财经 14 0

□昀杉

风吹落花,雨打浮萍。

在生命的倒计时里,已经彻底失去意识的外婆,仅凭最后的呼吸,与死神整整搏斗了65个小时。这65个小时里,她拼尽了一生的力气,最终撒手西去。这65个小时中,她独自一人前行,走过了漫长而又漆黑的路。

2022年4月24日,凌晨2点的夜里,她与这个世界告别。

1944年2月之初的那个寒夜里,刚出生的她就被丢弃一旁。人人都以为她活不长久,弃之如履。却不承想,她以微弱的呼吸,熬过了漫长黑夜,撑过了寒风肆虐。

或许是从一出生就不被命运厚待,外婆的一生饱受苦难。幼年家境贫苦,姐妹众多,没受过教育,也没看过外面的世界。青年出嫁之后,生儿育女,操持家务,为五斗米折腰。中年不幸得病,切掉左肾,在寻常烟火里,平凡度日。晚年丧夫之痛,幸好坚强,安稳度过了近10年的平静生活。

行至暮年,本该享乐。却架不住命运又一次的愚弄,肾脏衰竭,透析治疗,千般病痛,万般折磨。直至生命的最后一段时光,失去意识,只剩呼吸,顽强抵抗,如此悲壮。就像是茫茫大海里的一叶孤舟,兀自横流,奔向彼岸。

佛曰,人生有八苦:“生老病死,怨憎会,爱别离,求不得,五阴炽盛。”你我皆凡人,尘世走一遭,逃不过生老病死的自然规律,躲不掉悲欢离合的风雨洗礼。

爷爷走得最早,1978年因病医治无效,当时才50多岁。等到十来年后,我才出生,所以体会不到切肤之痛,只能从大人嘴里听到关于他的一些故事。甚至连“爷爷”这个称呼,都成了我此生未曾叫出口的遗憾。

奶奶于2008年离世,86岁高龄,也算是寿终正寝。我与她向来感情深厚,却连最后一面都没见到,成为此生无法释怀的悲痛。她聪明伶俐,见多识广,虽然孤傲一生,却不断追求自我。她身上的这些品质,对我影响深远。

外公69岁那年不堪癌症折磨,仅半年就与世长辞。那是2010年的冬天,我正准备大学毕业。他这人既大俗又大雅,懂中医、绘画、篆刻、手工,又爱下棋、打牌,能上山打猎,也能下河摸鱼。一生通达乐观,热衷救死扶伤,活得像金庸笔下的老顽童。

岁月无情,命运无常。外婆的离世,意味着我已经彻底失去了祖辈的四位至亲。不思量,自难忘。世间无限丹青手,一片伤心画不成。

如何面对死亡?如何走出亲人离世的悲痛?是每个人一生之中的必修课。

20出头的年纪,面对亲人离世,就像天塌了下来一般。带着末日来临的惶恐不安,带着未经世事的怅然若失。可到了30多岁的年纪,陡然失去亲人,眼泪已经不是最好的武器,已经学会把悲痛藏在心里。

想起曾经看过的一本书,是茅盾文学奖获得者周大新的《天黑得很慢》。他将视角聚焦在老年群体上,通过73岁主人公在生命最后旅程里上演的各种悲欢离合,想给已经老去或者即将老去的人一个提醒。

青岛新闻网生活在线声明:该文看法仅代表作者自己,与青岛新闻网生活在线无关。转载请注明:天黑得很慢
发布评论

分享到:

皇冠体育信用 --(www.huangguan.us)
你是第一个吃螃蟹的人
发表评论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